臨摹的誘惑在於沒臨摹

實在很難確認藝術啟源到底怎麼來。但是細想了自己為什麼會喜歡藝術,從最早期所留下來的圖畫似乎可以推敲一二,其中「臨」的行為讓自己體悟到應該是喜歡藝術的一個關鍵。臨的動機不外要「像」這個結果,當然「像」就不是「本尊」的意思,譬如你長的很像我哥哥,這個你當然就不是我哥哥,只是長的很像而已。「臨」和「抄襲」的意思非常不一樣,雖然兩者與「模仿」相通,但臨的對象是要被彰顯或肯定的,抄襲的對象是會被隱藏或否定的。「像」可以使製造藝術和相關行為在短時間裡產出一個明確目標;古早沒照相機和影印機,這自然變成紀錄和流傳的手段(技術),也是繪畫學習的其中一種方式,但通常不會成為藝術家最終追求的目標。

「臨摹」使自己開始感受藝術和喜歡藝術,可能因為它有上述的「明確目標」,使年幼心裡不必裝備太大技術能力,和負荷過多複雜的經驗哲理,便可以和許多歷史中的藝術大師「心神交會」。「臨摹」,個人也可以分成從0到100比度的「像階」,譬如0是根本不像,到100是根本一樣,這中間就有許多漸變的「像階」;如果這樣分析它,「臨」的結果就能有比較科學的說法,譬如你這張畫得有85分「像」等等,當然,「像階」的刻度真要畫分明白可能會碰到許多麻煩。不過這裡會有一個發現,繪畫如果設立一個前提叫做「臨」,那大家要畫到接近0或100像階的畫,應該最為困難。以這樣方法去看自己「早期」有關臨的作品,她們大部份應該會座落在25到75之間吧;想練「功力」的畫作應該會偏向75,純「好玩」的應該會偏到25。

得75的會有接近「明確目標」的成就感,得25的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感,尤其這種驚喜感能充滿許多自由的滋味,在那升學主義掛帥的年代,心靈上特別受到這滋味的誘惑,也因為這樣我開始喜歡上畫畫。在臨的過程裡,達成「明確目標」後的成就感逐漸會被「抄襲」的陰影所掩蓋;但從中體悟(也可能誤)的描繪技術可能已經能夠轉用到生活裡的風景、人物或其他。所以,隨著生活閱歷和心智的成長,「臨」的對象慢慢會變成生活中的事物,甚至於「臨」的概念就隨著時間會慢慢趨向0的像階,而那可說是另一處浩瀚的星際了。

~

>>  想像 (1972-1979) 
>>  臨摹 (1973-1979)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