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篇「藝術界的奇葩」回憶一下


























透過當時這一篇署名林洋記者的報載,讓自己比較明確記憶起當時19歲畢業那年的11月份,在屏東縣立藝術館的展出概況。當時林洋幫我記住了:「沒有半幅寫生習作式的圖畫展出...40餘幅作品中,所表現的內容或多或少都帶有一番新的風格新的創意。」 但他話鋒一轉:「不過,也由於這種多角性風格,可以看出年紀輕輕的劉秋兒,畫風還不穩定。只是這種不穩定,正意味著他在繪畫方面,正在多方探索,多方研究和多方嚐試,以發掘一條適合於自己的路子。」

細讀這一簡短的報載,竟可以看出記者的用心呵護,總是一邊用力讚賞一邊輕輕的,卻也直白的批評,譬如他覺得:「如他的油畫代表作"組合",從側面和正倒兩面去描繪少女玲瓏的曲線,渾圓的體態,細膩的肌膚,自然的神態,充分表露了女性的柔與美;然而另一畫中的"少女"背影,卻那麼粗獷不合度,看來與壯漢沒有什麼差別。」似乎讚賞之後,記者的話鋒就會一轉:「這就說出作者對少女憧憬中的"矛盾"和"不統一性"是非常強烈的...儘管在畫風和技巧上還不很成熟,但仍然是很值得欣賞的。」

事實上,這次能有這機會在藝術館展出,都是因為國中美術老師許天得先生的幫忙,看許老師是個非常幽默又機靈的人,有可以隨緣又有很堅持的地方,可能因為這緣故而得人緣吧,他曾是何文杞先生的學生,每回看到許老師稱他老師的時候,我們都半開玩笑的說,那他是我們的"師公"。而這篇文章是我嫂子拜託她的記者親戚專來採訪的,同時也在台灣日報,另以鄭竹的記者身份,用大同小異的篇幅和內容刊載。對過去老師、家人、朋友的各種幫忙,心裡也僅能無限感激。

世間事真的難以預料,自小就非常喜歡畫畫的我,繼這19歲的個展之後,竟然得等到29歲發表了繪畫秀,才又有一個「畫展」發生。過去還算擅長的油畫、水彩畫創作,都已停止在20歲去當兵之前,而這畫展竟也變成了對過去青澀歲月和這一系作品的總結。今天寫這篇說明,一時沒找到當時的展卡(邀請卡),也發現過去有些作品已經遺失,還好有這兩則報導當紀錄,真的非常非常感謝。(L20150826)

~

這裡重新論寫了20歲前這一系的創作,但裡面畫作並非全1981年那次展覽的作品 
>>  http://leoliuart.blogspot.tw/2015/01/blog-post_1.html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