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 蛋






































~

<文案>

劉秋兒
1995
行為劇本-煉精術
第四幕 蛋(雙)

五月
隨便一天
抓十二隻飛碟
到故宮博物院前
供人丟圈套
其中兩隻
內裝十二萬
圈套三個100元
飛碟一隻15000元

劇說樂線
02.9464227

~

<演論>

「五月 隨便一天」,與第二幕的字意完全相同,除了是指這廣告什麼時候出現在藝術家雜誌裡面的時間對照外,當然「隨便一天」是指涉心理時間。

「抓十二隻 飛碟」。在人類所有幽浮事件,至今都還是傳說或理論階段,從未有即時、明確而清晰的證據顯示;幽浮,似乎已變成現實社會中一個謎團;或人類在地球這空間裡生存的惶惑所形成的希望或期待另一空間連結的心,衝撞到現實的種種時,所留下一團團不知所措的「謎團」,把這謎團的形狀具象化後的模樣,就一個個長的是「飛碟的樣子」。不管1947年美國羅斯威爾事件或世界各地陸續上傳許多像真的影片,其實都受到質疑...那都是人類對不確定的空間(可能外星球)和這空間(地球)想像中的連結。所以,在我所有曾出現飛碟的作品中,它們全部都可以指到一個方向去;屬時間的、只能期待的、不明狀態的等等。

「十二隻」的十二,可能來自美索不達米亞古文明所創造的度量概念。它等於「一打(dozen)」,是12進位的產物,許多紙箱包裝,不是兩打或一打就是半打(啤酒一箱24瓶,而半打稱做一手);是來自方便包裝或積習久遠的文化使然,已經不得而知。但是,它最後為我們所瞭解,是屬一個系統框架的,只要,有一個出現,就容易受我們計算出還有五個或十一個還沒出現...系統框架能夠提供被隱藏的部份,計算出未來應該的事和應該的物;甚至計算出所有整個未來,這使人類開始去計算時間、空間、整個宇宙、另一個宇宙。它們之間的連結叫做一團「謎」,謎就是飛碟,飛碟就是謎的意思。

接著廣告詞這樣繼續,「到故宮博物院前 供人丟圈套」,博物館是屬某一人類對過去歷史掠奪和積累展示的地方,通常掠奪對象最好是和自己文化差異更大的人類,這好形成更大的奇觀感,亦能填補自身益加淺白明瞭的文化,使其成為更廣更深(其實是不明白)的學問養料。這種行徑兩岸的故宮沒有例外,大英博物館、羅浮宮更是此中翹楚。好!為什麼飛碟要到故宮博物院去?顯然和那個計算的系統框架有密切關係,那會產生時間概念;一條線性思維- 過去、現在、未來。事實,這種時間邏輯很可能受到挑戰;譬如時間可能是偶發的、爆裂的、不連續的或片斷的... 但歷史無法計算這種跳痛。

將飛碟放到故宮博物院,時間邏輯會意外得到銜接,使奇觀感達到最大暴漲,使一個可能平凡物品即刻變成珍貴寶物。歷史價值便這樣昂貴了起來,完整而連續的時間邏輯,使物品變得更有價值;更令人產生期待。

「其中兩隻 內裝十二萬」、「圈套三個100元 飛碟一隻15000元」。解讀起來的意思是- 售的方式:一隻15000元,12隻180000元。圈的方式:三個100元,可能得不到或得到3隻。這樣標價,很明顯告訴人們,「賭」應該更划算; 賭,會使那個系統框架產生頓挫,使時間產生跳痛現象,變成可能無限快或無限慢或不變 。可是我們一般人不是數學天才,不容易在當下知道「正確」答案。如果,花180000全部買下那十二隻飛碟,總共會虧60000元...這看起來全部是數學問題。只有一個可能是藝術問題。也許你已經知道答案了,而我只能透露,「盲目才是價值真正堆高的原因」;但是,我的答案是「不解」的。

~

>> 煉精之術 



Translate